|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1150章:鸿蒙之上无道【大结局】
  当融合了第九混沌的五大至高后,太初感觉,若大道有层次的话,自己已经进入了大道层次的第二层。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他离开了第九混沌去到了离渊。

  接下来他需要分别去其他的八大混沌,然后融合八大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让自己的修为提升到鸿蒙这一层次。

  而第八混沌中,太初此前已经融合了三大至高,现在他需要融合另外两大至高,分别是灭世和混沌。

  出乎意料的顺利。

  当太初把第八混沌的五大至高融合后,出乎他的预料,这里不像是大道之河,更像是一座巨大宫殿的虚影。

  而其本身的修为,应该是达到了大道三层。

  旋即,太初又离开了第八混沌,迅速的穿过第七混沌的壁垒,进入了第七混沌中。

  刚进入的一刻,整个第七混沌颤动。

  甚至太初感受到了第七混沌的大道规则,有种惶恐的感觉,仿佛规则是自己的子民。

  总之,太初赶时间,没空去仔细的探查第七混沌的一切,太初迅速的融合了第七混沌中的五大至高。

  这时,太初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大道四层的地步,

  这是一步巨大的跨越,犹如大道初期到中期的跨越。

  既然明白了自己的本体,可能是‘鸿蒙第一意志’的新生,所以这种巨大的进步,太初感到理所当然。

  弱小者窥视至高会诚惶诚恐,可一个至高存在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显得实属平常。

  太初此刻就是这样的心理,这也是大道层次的他,该有的心性。

  太初离开了第七混沌,又迅速的去到了第六混沌。

  一如既往的过程,当太初融合了第六混沌的五大至高时,修为达到了大道五层的地步。

  太初依然没有止步,第五混沌大道六层、第四混沌大道七层、第三混沌大道八层,第二混沌大道九层……

  直到太初的元神中,一座完全脱离了的本来长河形状,像是一实质的大殿成型。

  去往第一混沌的一刻,太初忽然踯躅了。

  一种危险的感觉越来越靠近,他深知这所谓的危险,不是外在给自己的。

  不是小看九大混沌,目前的他,都能灭掉一个混沌的规则,还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危机。

  他的危机感来自内心,或者说来自一点点的强大。

  “呼——”

  太初忽然长吁一口气。

  “若是没有意外,本尊融合了第一混沌后,将会达到鸿蒙道,鸿蒙道更改他人的轨迹,定能拯救望舒,可我该怎么办?”

  太初一阵担忧。

  “此外,第一意识到底经历了什么?真的是我所推测的无敌的寂寞吗?”

  “还是我想多了,此前很多的危机感只是意外?”

  又是一番沉思后,太初发现,似乎两者并不矛盾的。

  危机只是提醒自己莫要太无敌,而这个无敌是鸿蒙道上的第一意志,可以称呼为源头的‘道’。

  但是,进入这样的层次,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自己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亲自感受到。

  而且,拯救望舒需要鸿蒙道,确切的感受到无敌也需要进入鸿蒙道。

  这两者似乎并不矛盾,甚至说一个方向的。

  一念至此,太初笑了。

  既然目标一致,更何况自己不信自己会无敌疯狂。

  既然如此,被被自己吓着,或者说别被上一个自己所留下的叹息吓着。

  这不是自己的秉性,也非自己的追求。

  太初像是度过了一个大道所需的考验,他毅然进入了第一混沌中。

  “轰隆——”

  太初的进入自带威压,他进入的一刻,为了避免麻烦,太初直接定住了第一混沌的规则运转,那元神中的大殿一阵闪烁,就像凝实了一样。

  他慢慢的,开始了融合最后的五大至高。

  不知多久,在这个没有时间概念的地方,太初忽然周身一阵纯白的光芒。

  它不强烈,它不炙热,它甚至很平常,甚至根本感受不到道的道韵。是任何道的道韵。

  根本难以想象,这是‘鸿蒙道’应有的特征,……还是自己独属的特征?

  太初就像模糊了一切,非他模糊,而是整个第一混沌以及鸿蒙的模糊,以及道的模糊。

  若只有一个是真的,太初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第一意识所化的假。

  像是,只有他一个人彻底的超脱了。

  不悲不喜,此前的担忧散尽,似乎没有发生过,好像太初没有所谓的寂寞。

  太初身影来到了浩瀚的大道之河。

  瞬间,他又进入了大道之河的尽头,也是原点。

  ——

  “你来了!”

  一声亘古久远,似乎带有无尽岁月的等待声,在太初进入大道之河的尽头时发出。

  这一刻的大道之河尽头,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而说话的是一个和太初相似,周身有点虚幻,仿佛只有他是真的,别的一切都是假的的一老者形象。

  “你想怎么做,怎么选择?”这老者道。

  问的很是奇妙。

  但是对太初来说很适合。

  因为太初进入此地的瞬间,他‘仿佛’明白了一切。但是……,还有点迷惑感?

  面前的老者,太初迷惑的得知,他就是鸿蒙第一意志的遗留,或者说他是一把钥匙。

  怎么从鸿蒙道进入更高的道?只要融合了他就行,这也是他的使命。

  当然,前提是太初愿意的话。

  此外,这不是第一个‘药匙’人。

  迷茫的感知中,解释这是第七个药匙人,也就是说之前的确有六个‘自己’,达到过目前自己所处的层次。

  而之前的六个自己,都融合了上一个自己留下的药匙人,达到了鸿蒙第一意志道的层次。

  他们怎么疯狂,或者说怎么毁掉了鸿蒙重新开始的?只要太初融合了药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其中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漫长岁月的孤独,漫长时空的寂寞,亦或者偶尔心血来潮。

  总之,只要融合了这药匙人将会一清二楚。

  还会根据他们的经验来避免。

  但是,太初在听到药匙人的问题后,忽然笑了。

  怎么选重要吗?

  自己不认为自己比之前的六个自己强,他们都没有办法,自己就敢保证有办法?

  “我的选择很简单,我不会和你融合,也不会成就所谓的道之源头。”太初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药匙人忽然道?

  “你没听错,我就是这样选择,我不想和你融合,也不想进入道之源头。”太初肯定的道。

  而药匙人忽然笑了,“哈哈,行不通的,你这是逃避不是办法。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你前六世的感悟和经验,或许你这次融合后,将会彻底的找到办法。你不能逃避的。”

  “为何不能?”

  太初道:“本尊从没逃避过,这一次忽然想试试。而且就如你说的,或许有机会找到办法,这个或许是什么?”

  又问:“还有,我还想问求道是什么?我此刻有需要守护的生灵,有需要拯救的道侣,有需要见证和期待的洪荒演变,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比如融合所有九大,比如去整个无尽鸿蒙,甚至在九大混沌外,开辟新的混沌,这何尝不是我的求道,求真。和你融合的道之源头,就是求道吗?”

  “你?”药匙人忽然哑口无言。

  好一会,药匙人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和我融合将会更好的做到你说的一切。”

  “哈哈……”

  太初笑了,“那和此前我的六世有什么区别?之后陷入所谓的死循环吗?何况,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前六世到底怎么了?我感觉都是假的。”

  这话说完,是一段压抑的沉默……

  “你既然不知道,就更该和我融合,这样你就知道了?”药匙人道。

  “不不不,这不是一个问题。首先我不想,其次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

  太初拒绝道。

  拒绝后,两人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忽然!

  “哈哈,哈哈……”

  药匙人一阵大笑。

  “我说,没有所谓的前六世你信吗?”

  “嗯?”太初一愣,却点了点头。

  “没有所谓的寂寞孤独,你信吗?”药匙人又问。

  太初又点了点头。

  “第一意志根本没有灵智你信吗?他是一种无始无终的规则你信吗?”

  “这?”太初有点惊讶,这个他真不敢想。

  “哈哈……”药匙人笑道:“你和我融合后,就是重演第一意识。我不是什么药匙人,你可以称呼我鸿蒙大道之河的镇守者。”

  他说完,有看着太初道:“而你,就是鸿蒙所有生灵的掌控者。第一意志只是一道无始无终的规则,祂也有祂的运转,祂分化万物,主要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我,镇守大道之河。一个是无尽生灵,你就是无尽生灵中诞生的掌控者。这个鸿蒙的一切,你掌控,我镇守。这才是真的,你信不信?”

  太初:……?

  他忽然感觉自己信了,这才是真实的一切。

  “没错,你的所有担忧或者说轨迹,是我制定的,而我的行为,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制定的。……或者说你自己制定的。”大道之河的镇守者忽然道。

  太初大体明白了这镇守者的意思,但是也有疑惑。

  之前自己很多的认定都是假象,这是为了筛选和考验自己的布局。但是自己考验自己什么意思?

  最开始的怀疑无量道果……到后来怀疑的鸿蒙意志有好几次轮回,再到最后,拒绝成为鸿蒙第一意志怕孤独寂寞。

  这些可以说有的是真的,有的是这镇守者的安排。

  而他的安排,也是根据无始无终的规则来制定的。

  两人结合融合就是重演鸿蒙初开。

  太初忽然沉思:自己这是经受住了所有的考验吗?自己所谓的守护不仅是自己的道心坚持,还有天赋的使命吗?

  太初这一刻想多了。

  打破这么多的假象,真想忽然不敢相信了。

  这么说来自己很苦啊!

  一直活在无始无终的规则和镇守者的布局中。

  但依然不明白自己安排的考验什么意思?

  而自己此前还布局洪荒的一切,布局洪荒的所有生灵,这是报应吗?

  可是自己还恨不起来,因为这就是无始无终规则的运转,打心里有种恨不起来的感受,很奇怪。

  ——

  “我若是刚才答应了和你融合呢?”

  “简单,鸿蒙重演而已。总会在今后你我再相聚,总会你我出现我们此刻的局面。”镇守者道。

  “原因呢?”太初问。

  “鸿蒙有道,而鸿蒙之上无道,更有一个无道无规则的浩瀚,那里什么都没有,却诞生了鸿蒙这种有道,有无始无终规则的空间。”

  “一个有道有规则的鸿蒙,才是完整。……无道之地能诞生鸿蒙,就能诞生新的鸿蒙。说不准会有新的鸿蒙入侵呢?我们既是掌管平衡,也是以往意外。”镇守者道。

  “鸿蒙有道,之上无道?”太初呢喃道。

  “跟我来。”镇守者见太初的迷茫,他旋即带着太初身影闪烁。

  两人像是无限的拉高,直到‘轰隆’一声破碎声。

  两人穿破了鸿蒙的空间,来到了一处没有任何的规则,同样感受不到任何道的地方。

  “这就是鸿蒙之上无道之地。”镇守者对太初道。

  冲出鸿蒙的一刻,太初像是经受了一种洗礼。

  眼前是浩瀚无垠,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的地方,而身后脚下,就是散发着紫光的巨大光圈。

  这就是他们的鸿蒙世界。

  这时,太初一种来此鸿蒙无始无终规则的传承,太初像是握住了一柄权杖。

  这个权杖是无始无终规则的演化,若是也称呼灵宝的话,这是一个鸿蒙至宝。

  一方像是巨大宫殿的至宝,它悬浮在太初的虚影中。这是太初元神中,从法则长河演化出的大殿。

  而太初看向镇守者,他的身影中滚动着一条浩瀚的长河,正是鸿蒙至宝大道之河,这才是大道之河的本来样貌吗?

  此外,那宫殿中似乎有种吸引,也像是一种他应有的使命和传承在召唤他。

  可能是太初需要掌控它的中枢,需要炼化它的核心,亦或者进入才能传承。

  这无始无终规则凝聚的鸿蒙至宝,名叫无道殿。

  而镇守者的大道之河,称呼有道河。

  两者有道、无道。

  “走吧。”

  太初看了眼没有任何规则,没有任何道的虚无空间。

  目前的鸿蒙,是此地诞生的第一个有规则有道的世界。

  看来目前连个对手也没有。

  太初这一刻对此地没有了兴趣,且他很想知道,属于自己的无终大殿中,有什么等着自己。

  自己明显的感觉,和镇守者还是有差距,是一个层次的差距。

  想必无道大殿的会给自己答案。

  旋即,两人回到了鸿蒙大道之河中。

  ——

  “当你掌控了属于你的无道大殿,你会明白一切的。”镇守者对太初道。

  “嗯。”太初点了点头。

  太初又道:“我此来还有一个原因,复活我的道侣望舒,希望道友答应。”

  “呵呵,这是自然。”

  “聚!”

  “哗啦——”

  只见镇守者一挥手,大道之河的尽头一道身影开始凝聚,正是望舒的身影。

  “定!”

  还原到了最初的一刻,镇守者像是从画中把望舒拉了出来,当望舒还带着泪水的双眸睁开时,她忽然一阵惊讶。

  她的记忆好保留在身死道灭的一瞬,这一刻她有对太初无尽的思念。

  可转眼发现,自己面前的可不正是夫君吗?

  “夫君?我,这是?”望舒迷茫的道。

  “先不急,我们走吧。”太初道。

  太初可不想两人的话被镇守者知晓,目前自己和镇守者还有差距,哪怕无始无终的规则传承提示,自己和镇守者是两个极限的存在。

  一个镇守,一个掌控,是让人信服的,是无需担心的。

  但是,太初还是不想在此说太多。

  他需要有等同的修为,也需要自己清楚地知道一切后,才能坐而论道。

  “道友,我先告辞了,待本尊之后再来。”太初拉起望舒的手对镇守者道。

  “无妨。”镇守者笑道。

  他知道太初还没掌控无道殿,无始无终的最后传承太初还不知晓。

  且自己此前一直布局他的轨迹,目前太初还对自己有提防。

  只能等太初明白一切后,会一清二楚的。

  自己可是按照他太初的规则运转来执行的。

  ……

  太初带着迷惘的望舒离开了,望舒一脸的震撼。

  一直在回忆自己‘道我三问’中死去,怎么就又复活了?

  在大道之河复活这么容易吗?

  那个老道是谁?

  夫君怎么挽救自己的?

  “夫君……?”

  离开了大道之河,满是疑惑的望舒刚要开口。

  “夫人别急,我带你去个地方。”

  太初打断了望舒的疑惑,带着她进入了无道殿中。

  “轰隆——”

  大殿大门打开了……

  “这?”

  至此,太初方明悟,这里是鸿蒙碎片,是放逐之地?

  大殿的内部,竟然是放逐之地?

  且一道传承而来。

  终于……

  “我是无道规则掌控者?”

  终于,太初知晓了一切。

  自己是鸿蒙无始无终的规则,也就是自己此前认为的鸿蒙第一意志诞生的两分中的掌控者。

  第一分化是:道和镇守者。他是道,因此有大道之河,鸿蒙的所有道皆来源于此。或者说无尽大道凝聚,从而诞生的镇守者。

  第二分化是:无尽生灵和规则,生来没有道,却因镇守者有道,方才传承有了道。

  而自己是生灵中走出的掌控者。是有道,还原了最初的无道。

  先是没有道,之后才是又道。

  掌控者是鸿蒙的掌管,掌管一切。

  而镇守者,像是传承道的主管,主管给生灵,给一切万物传承道。

  从无到有的划分。

  “你才是弟弟。”太初忽然笑道。

  刚才自己尚未传承前,一直被镇守者指引,好像自己是个弟弟一样被安排。

  直到此刻才明白,原来是先有自己的无,诞生了他的有。

  又有了他镇守者的有道,自己经历一世浮沉的归来,自己就是指引永恒的掌控者。

  :——最开始,虚无之地诞生了鸿蒙,鸿蒙诞生了规则。

  规则运转下的鸿蒙,因规则的无始无终太过浩瀚,不能诞生生灵。

  因此鸿蒙重演,有了道。

  就这般,有了规则和道之后,演化了九大混沌和大道之河。

  大道之河是布道的镇守。

  而规则又细化除了无数的规则,小世界的规则,中千世界的规则,大千的规则,天道规则,大道规则,混沌规则,本初规则,无始无终规则等等。

  先有规则后有道,规则给道定义存在和运转的。

  简而言之,自己是代表规则,规则是没有道的,是给道来诞生和承载的。

  而镇守者是道,自己是无道的规则。

  “无道,就是定义道的规则。”太初道。

  一种天然的演变,太初传承无道殿后,只见他的周身出现了变化。

  什么五大至高,什么鸿蒙道都没了,现在他是无道的规则,是承载所有道的存在,是给道定义的存在。

  所有时空的运转,所有世界的道,没了他的规则,将是无根浮萍。就如虚无之地,根本没有道。

  不管任何道,总有一个定义,总有他存在的设定。这规则就是道的定义和承载。

  “无道境界。”

  这是太初传承后的层次,若是镇守者是道,他就是无道。

  是他给镇守者包括生灵来施展的源头,来定义存在。

  这就理解了,刚才镇守者对他尊敬的原因,虽然两者相辅相成,但总有先后。

  此外,太初也明白了镇守者说的自己给自己的考验。

  可不就是自己这个规则,定下了如何诞生掌控者?而镇守者就是根据自己的规则来诞生出目前的自己。

  不过,区别的是此前规则无灵智,而他定下了掌控者出现,且有灵智。

  以前是规则,规则出现给了道诞生的土壤,道又衍生出了万千大道,以及它的镇守者。

  镇守者又根据规则的运转,作为考验掌控者诞生的主考官。

  所以太初经历了太多的错误引导,好在他都度过了,包括刚才规则最后的考验,和太初融合的考验。

  这个考验规则要是太初失误了,会如镇守者说的两者结合,道消失,重归刚有规则尚没有道的时代,鸿蒙重演?

  这么一想,刚才最担心的不是自己啊,是镇守者才对?

  太初这一刻,终于明白了。

  此外,道无止境,规则似乎更是无止境。

  现有规则后有道,太初在想,若是在无道无规则的虚无里,自己定义出了规则,是不是也会慢慢的演化出虚无里的道?

  未来非是没有目标,还有更高的攀越啊。

  ————

  “这是那里,夫君?”

  “这是无道之地,是不是感受不到任何的道?”

  “嗯。”望舒点了点头。

  在放逐之地都能感受大道,感受更高鸿蒙道。就是在大道之河的尽头,也能感悟源头的道。

  可是在这里,竟然没有任何的道。

  这和虚无之地一样的性质,区别的是这里有规则,只是这规则至少需要无道的境界才能感受到。

  别说望舒,叫镇守者来了也会难受。

  除非他在这这里演化出道。

  但这需要太初的允许。

  “走吧,先回洪荒,磐石他们可能还在担心你。”太初道。

  “嗯!”

  两人从无道殿走了出来。

  出来后是离渊。

  是放逐之地的离渊。

  或者说,太初的无道殿是鸿蒙碎片的一部分。

  整个鸿蒙碎片一半有道,乃是大道和鸿蒙道,非大道层次不能吸纳、感悟。

  而还有一半,其实是在太初的无道殿内,这里没有任何的道,只有无道的规则。

  这无道殿,坐落鸿蒙碎片,也在太初的心中。

  太初可随意从任何地方进入,而其他生灵想要来此,需要穿过大道壁垒来到离渊。

  再然后得到太初的而允许进入无道殿,也就是没有道的规则中。

  而太初不允许,他们会进入鸿蒙碎片的另一半中,也就是之前称呼的放逐之地。

  太初已经有打算,把自己的太初界挪移至此,接连的还是南海逍遥岛。

  可进入太初界,等于进入了无道殿。

  “走吧,我们回洪荒。”太初道。

  望舒点了点头:“嗯!”

  对比起此刻去和镇守者交流,太初更喜欢的还是洪荒。

  已是无道规则的他,超脱了道,无需求道,更不用求真。

  先前的担忧也成了笑话,自己给自己考验而已。

  无道而规则的他,没了任何的局限,更喜欢沉醉洪荒,沉醉世间,做一个不守规则的人。

  去看红尘万丈,去看生灵求道而缤纷。

  这是一个他喜欢的结局,但不是落幕……

  《全书完》

  ————

  作者说:

  算是一个体面的结局,却稍显匆忙。

  其实还有个悲情的结局,没有镇守者和掌控者,是一个无敌寂寞的几度沉沦,一个疯子的狂想曲。

  但是醉月没有写,欢快开始,就欢快落幕吧。

  这个洪荒没有遗憾。(望舒复活了,锤子、刀片可以放下了)。

  最后,新书《炮灰也开挂》已经发了。

  期望书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醉月,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先保证,没有过分脑残的剧情,没有弱智的配角,一个调教和种田的欢乐继续。

  三观一如既往的正,黑暗、阴霾、压抑什么的没有。

  看书轻松一点好,何必苦大仇深,本来生活就够累了。

  最后,《妖皇》还有个完结感言,我收拾收拾心情后会写出来。

  至于番外,你们想要怎么写可以在群里留言,或者在书里留言。

  当然,书友大佬们若是自己写了番外,可以联系醉月,醉月给你们发出来供大家欣赏。

  好了就这样吧,感谢一路有你。

  如书里说的,这不是落幕,这是新的开始。

  写书一时,做人一世,期望在《炮灰也开挂》中,和诸位大佬继续情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澳门银河在线赌钱_捷报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