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你你我我还有他 > 013 不知不觉
  整整一夜雨,似乎将所有的污垢都清洗干净了,每一天的清晨仿佛赋予了新的力量,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安静了一个上午的校园,终于在午饭时分坚持不住了,铃铛一响,广播站便准时开始抒发起情感来,校园里顿时如炸了锅一般,人流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三三俩俩,或结伴成群,或夹着课本、背着书包,或拎着水壶都涌向教学楼后面的食堂。

  食堂分三层,一层为各个地方特色的小吃,二楼为学校固定的普通菜饭,三楼则是套餐。与北方不一样,昆明的主食里大多以米饭为主,也有包子画卷馒头,但不只是面质不行,还是厨师技术不行,总是少了些什么,吃着不是那么回事。

  不管是一楼也好还是二楼、三楼也罢,学生们如苍蝇一般,在每个窗口排着长长的队,发出“嗡嗡”的乱哄哄的声音,席晓娟和冷月在二楼的一窗口一前一后排着队。

  席晓娟本想着要不要直接告诉冷月自己已经和秦磊在一起了,谁知刚这样一想,席晓娟的手机响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接,“小月,你在这儿排一下,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边接电话边窜出队伍。

  冷月回头应了一声,顺便看了一下身后的队伍,没想到没两分钟,队伍已经排到了门口,再仔细一看,自己身后站着一位大三的小师妹,第一眼看去小巧可爱,但不够耐看,但冷月很友好地向她微笑,那女生似乎比冷月的名字还要冷,不知是装作没有看到,还是眼盲,冷月有点尴尬,眼睛继续看着前面的队伍。

  冷月知道身后的学妹叫孟江,她清晰地听到她和另外一个女生在嚼她的舌根,“听说她被包养了,是真的吗?”

  “小声点!”孟江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也是听学长司一峰说的!”

  “他们班班长吗?”一旁的女生问。

  “嗯!”孟江撇了一下嘴,“我还听说她有了!”

  “什么?”那女生顺着孟江的手指看向冷月的肚子,“不会吧?”

  虽然孟江的话语足够小心和低声,但还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冷月耳里

  “是真的,不会空穴来风的!。”孟江感觉有人在推嚷,转头看向身后,是两个体育系的男生。

  冷月还在仔细听孟江的“低声细语”,但很快也被后面男生的推嚷剩吸引了,扭头看了一眼,俩男生已经开始拉扯,嘴里还嘟囔着,“谁插队了?”

  “插队还不承认,大家都排队,你为什么插队?”

  “我又没插你的队,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你马上给我到后面排队去。”男生拽着另一男生的衣领就是一拳,另一个男生也不手软,抓着那男生的头发就是一个过肩摔,周围的同学都被挤到了一边,慌乱之中队伍里的人也跟着前仰后合起来,孟江被后面的男生狠狠地挤了一下,她本该能控制得住不往前面的冷月身上挤,但她还是顺着劲儿撞在了冷月的背上,冷月没有招架住,被周围人的脚狠狠的绊了一下,重重地趴在了地上,险些把下巴磕掉。

  冷月很快就感觉到肚子疼,正有什么东西在翻滚着想从里面流出来,很快,冷月的下体流出了鲜红一片,像一条源源不断的河流,涌动着,染红了她的周围。

  孟江被眼前的鲜红吓得蒙了,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啊”的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

  周围还是一片混乱,男生继续拉拉扯扯,有的在劝架,有的在帮手,场面像极了战场,沸沸扬扬的,让人无法招架。

  很快冷月感觉到有人拽着她的胳膊往背上驮,但她有点累,看不清,朦朦胧胧的,想闭上眼睛睡觉,但她清晰地闻到了熟悉的洗发水味道,是秦磊。

  她隐约听到了周围的声音,“怎么回事,让一让,让一让!”“别再打了,出人命了!”“快打120”……

  等冷月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接近傍晚了。窗外的路灯已经亮了,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让整间屋子不那么让人感到窒息。她明白她已经在医院里了。对面病床上护士正在给一位五六岁的小朋友扎针打点滴,那小孩儿似乎有点娇贵,针刚扎上去就开始“哇”地大哭起来,坐在他身边的父母连哄带骗地说着:“宝宝不哭,一会儿妈妈给你买冰激凌。”那小孩似乎没听进去,继续哭闹,冷月就这么一直看着,不言不语,她忽然意识到什么,看看自己的左手,正扎着针,点滴正一滴一滴有节奏地流向自己的体内,她用右手在被子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她不能哭,席晓娟就坐在她床的一侧,还有一个让人欣慰的身影——包晓定。他也正傻傻地看着小朋友哭闹,脸上有一种无奈。

  “月月?”席晓娟看见冷月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冷月看了一眼席晓娟,准备张口,却又不经意瞟了一眼不远处正向她走来的包晓定,被子里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是不是——”冷月紧咬着嘴唇,“流了?”

  席晓娟拉了拉冷月的杯子,将她盖严实一些,“嗯!”席晓娟点了头继续说道,“你怎么不告诉呢?哎!”席晓娟叹了一口气,但心里却隐隐地高兴,她明白秦磊是不可能再和冷月在一起了,他是属于她自己的。“你该早点告诉我的,孩子是谁的?”席晓娟故意问。

  “别说这些了,我不想提了,我也不确定——”冷月说着就闭着眼睛,想要哭,“既然已经没了,也算是我的福气吧!”冷月的眼角滑下两行泪水,但很快被她的右手擦拭干净。

  “是不是秦磊的?还是钱来的?”席晓娟似乎不想就此打住,为的就是刺激她,让她感到羞愧。

  冷月忽然睁大眼睛,盯着席晓娟,席晓娟面不改色,但心里却有点害怕,她怕冷月看穿或者是怀疑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你问过钱来了?你和他是不是通过电话了又?”

  “嗯!”席晓娟也盯着冷月,“已经通过电话了,我知道那次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吃饭当晚的事情了,我已经痛骂过他了,我也以后不会再和他合作了,你怎么不早说呢,不然——”

  “不然怎么样?”冷月的语气有点激动,但很快控制住了,因为她还顾忌发小包晓定的想法。

  “不然,我会帮你报警,惩处他。”席晓娟抓住冷月的手,“月月,都是我不好,早知这样我就不应该让你跟我一起演出,让你认识他,更或者我就不应该那天答应他一起吃饭。”

  “别说了——”冷月的心像齿轮不停地一圈一圈地绞着,她看见包晓定坐在隔床上,低着头,她明白他已经都听见了。

  对面病床上,孩子的哭声渐渐减弱,但依旧听得清晰,甚至抽泣的呼吸都听得清。

  包晓定起身准备走出病房,但他没想到冷月竟会叫住他,“晓定——”

  包晓定像是被冻住了似的,刚迈出的步子就被粘在原处,慢慢扭头看着冷月,“怎么了小月?”包晓定打小就这么叫她。

  冷月看了一眼席晓娟,席晓娟马上就明白要回避一下,“你们先聊,我出去一趟,秦磊还在楼下,是他把你背上救护车的。”

  冷月没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此刻,病房里的灯也突然亮了起来,闪得人眼睛都有点受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澳门银河在线赌钱_捷报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