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太上九清天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万神玄祀,地皇宫
  客栈的房间里有些寒冷。

  许是因为房间在偏僻的回廊尽处,尽管裹了厚厚的被褥,仍旧不能暖和起来。

  这天气真是翻脸得快。

  方士这般想着,又将被褥裹紧。

  桌上的灯烛摇晃着,昏暗的光照映出四周的轮廓。

  少女一身素裙,背对着他坐在桌旁。

  正低着头看一本书。

  “呐,方兄”

  少顷,少女抬头看着方士,眼里闪过一丝迷茫。

  将手里的书放在桌上。

  灯烛被轻微的震动又颤了几分。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该还的东西也都已经还了,照着高兄的嘱托自然是可以离开了吧。”

  方士闻言微微颔首。

  一声叹息道。

  “至于接下来江南究竟会发生什么,却是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不去寻那修习傀儡之术的修道者报仇吗”

  小白挑眉。

  言语中带着些许不服气。

  是她将禁制下载对方身上的。

  同时她也没有提醒方士莫要被对方的话语蒙蔽自然,方士的好奇心太盛是最主要的错因。

  “现在就算是想去也有心无力了。”

  方士苦笑。

  身上的被褥又裹紧了一些。

  距离离开高家宅邸已经过去了有整整三日。

  这三日里每天都缩在客栈的房间里寸步难行。

  甚至外出都不敢。

  若是按照往日,他方士自然是可以毫不避讳地大摇大摆上街,扬长而去。

  就算街上已经贴满了画着他面孔的告示也好。

  就算巡城的捕快兵士比从前多了数倍也好。

  就算如今人人自危,整个江南都被封锁了也好。

  他方士都有的是方法离开。

  因为他是修道者。

  可事情一旦牵扯到其余修道者了,那就大不相同了。

  “谁想得到那轩昭居然成为了木家的客卿,又将禁制放在了整个江南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谁知道呢,入了邪道的人做出什么都不奇怪。”

  小白打了个哈欠。

  扫了一眼窗外。

  昏沉的天不知是几时。

  也未曾听见鸡鸣。

  应当还是深夜的时候,外边却仍旧是一片灯火通明。

  三日之前天降异象,又听闻一声爆鸣落在高家宅邸。

  都说是天神显灵。

  是老天爷要惩罚高家。

  此言一出。

  顿时曾经被刻意闭口不谈的高家秘辛就被人一件件抖露了出来。

  高家是靠着做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发家。

  听人说是掘人祖坟的行当。

  虽说这些年来那种事情不再摆在台面上做,但暗地里还是有不少。

  一直到十年前,也不知高家出了什么变故,居然整个一族一夜之间便消失了。

  听传闻那是遭了天谴。

  却一直没有什么根据。

  直到三日前的异象将高家的宗庙给轰得稀烂。

  “我那时候也没怎么样啊,他怎的这般记仇”

  方士歪着脑袋。

  他都想着若是有机会的话,便索性什么都有不管了。

  直接冲出江南,到时候谁还拦得住他。

  但如今就算是呼吸那么一口,都有可能沾染禁制。

  更不要说走出去了。

  唯独这间房间是被两人联手,设置了壁障挡住了外面无处不在的禁制。

  “方兄还真是健忘,三天前可是你将他给拆坏的,他如何不记仇”

  “又不是少块零件”

  “当真”

  方士不说话了。

  他确实是有那么一瞬因为心里的好奇,将地上傀儡的一部分捡起来藏在身上。

  甚至那轩昭都未曾察觉。

  之后却是因为那块部件太过单一,也发现不了什么名堂。

  便索性又放了起来。

  “不管如何,现在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还是想想怎么对付他吧。”小白笑道,脸上却是丝毫没有因为多了这件麻烦事情而苦恼的神情,“更何况他是一介邪修,早已堕入邪道,将他给解决了也算是做一件好事。”

  “做好事对我有什么用吗”

  “没用”小白答得很干脆,双眸微眯,“但我会觉得你很厉害。”

  言罢。

  便起身。

  踮着脚尖,一步步朝着房间小门的方向走去。

  方士闻言,心情复杂地笑了笑。

  他知道小白要做些什么。

  他也早就发现了一些。

  “不过事到如今,还是得把高家的人寻出来兴许他们会有什么办法呢。”

  “也对,傀儡是在他们家发现的,他们总会知道一些什么。”

  话音落下。

  少女的手已经压在门扉。

  随着微微用力,门扉猛地打开。

  门外一道身影措手不及之间,惊叫一声,身子已经是一个踉跄冲进了房间。

  而后少女手一挥。

  木门再次关上。

  冲进来的身影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一幕,正要转身跑走。

  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门扉给打开。

  “小家伙,听我们讲了那么多可不是你想走就能走得了的。”

  小白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娇小的身影。

  伴着烛光。

  依稀可见是一个穿着棕色粗布衫的孩子。

  约莫只有七八岁大。

  那张脸上本应该是粉雕玉琢,却平添了几道狰狞的疤痕。

  贯穿了一整张脸。

  那孩子闻言,眼中透着惊惧,一屁股坐在地上,挪移到角落里。

  “为什么来这里偷听”

  “我我什么都有没听见”

  孩子颤声道。

  但小白却是摇了摇头。

  “姐姐我虽然也觉得你不可能听见什么但方才你在外面的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到一些你的气息,知道你定然是有什么法子听见我们说话的,所以你到底听见了些什么”

  “我我”

  孩子急了。

  抱着头,忽的大哭起来。

  让小白扶着额,纵然是活了那么多年,她仍旧不知道该如何与这么点的孩子相处。

  直到至始至终都坐在床上的方士轻咳一声。

  从床上站起了身子。

  “孩子,莫怕。”

  他缓步,走到孩子跟前,俯下身子。

  从怀里拿出一枚造型古朴的扳指。

  放在孩子的面前。

  “看看,这是什么”

  “唔”孩子果然暂时止住了哭泣,呼吸稍有急促,却是已经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方士手里的扳指上,仔细地看了两眼后稚嫩的生意便想起,“这是是先陈的扳指,上面的锈来看很久不曾接触生人,却也未曾被埋入土里呀”

  说到后来,却又好似想起了什么。

  赶紧双手捂住嘴巴。

  方士却是脸上露出祥和的神情。

  继续道。

  “你是高家的人”

  “我我不是,我没有”

  “若是你说实话,我这扳指就送你如何”

  “唔”孩子眼里挣扎了许久,终于是一把夺过方士手里的扳指,一脸警惕,“你们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澳门银河在线赌钱_捷报书屋